二婶的石磨----东方烟草网

时间:2019-04-26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点击:
那时候我还没有磨盘高,每次经过磨坊,总看见一个年轻的女人在推磨,阳光为她镀上一层橘红的光芒。她脸上的汗珠晶莹,濡湿了乌黑的刘海。见到我,她莞尔一笑,从身后拿出一块

  那时候我还没有磨盘高,每次经过磨坊,总看见一个年轻的女人在推磨,阳光为她镀上一层橘红的光芒。她脸上的汗珠晶莹,濡湿了乌黑的刘海。见到我,她莞尔一笑,从身后拿出一块梨膏递给我。她是队长石锁的媳妇,母亲让我叫她二婶。我说二婶,你的梨膏真甜。她用满是面粉的手在我脸上抹了一下,弄得我像舞台上唱戏的小丑。

  母亲告诉我,整整一个冬天,队长都没有回来,为了把黄河的水引进村里,队长带领村里的青壮劳力在很远的地方挖河筑坝。

  磨坊露天,队长萌生引进黄河水的念头之后,就把露天的石磨搬进了厨房。队长的理由很简单,也让人感动,男人不在,不想让二婶磨面的时候经受风雨。队长心细,很多人夸赞。

  我跟母亲去二婶家的机会多了起来。除了把自家有限的地瓜干磨成面粉,母亲还跟二婶组织的妇女队加班加点给工地上的男人们磨面。石磨旋转着,妇女们愉快爽朗的笑声是磨坊里最动听的音乐。地瓜干留给自己,小麦、玉米、黄豆……一一汇拢在一起,磨成细细的面粉,做成馒头、窝头、煎饼、面条……手法精致、做工地道,送给在工地做工的男人们。

  有一次,二婶和母亲到工地送粮,独轮车装着熟馍熟饭,二婶架把,母亲拽绳头,没想到半路下起了雨雪。怕把饭淋坏了,二婶脱掉身上的棉袄盖在了车上。天黑前,两人终于到了工地,二婶被冻得嘴唇发紫。“你二婶到底年轻。”母亲后来回忆道,“喝了一碗糖浆水,打了个喷嚏,住了一夜,第二天就好了。”

  经过几个月的奋战,一条人工渠终于打通了,几千亩土地变成旱涝保收的良田,二婶高兴坏了,和妇女们扭起了秧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