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个独行侍卫里的永宁公主。谁有她的详细资料

时间:2019-10-14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点击:
那个独行侍卫里的永宁公主。谁有她的详细资料。呃。我不是说扮演者金玟的。我是说这本书里公主的资料是哪些。谢谢...是本书中的永宁,并不是历史上的永宁。。还有住的宫殿叫什

  那个独行侍卫里的永宁公主。谁有她的详细资料。呃。我不是说扮演者金玟的。我是说这本书里公主的资料是哪些。谢谢...是本书中的永宁,并不是历史上的永宁。。还有住的宫殿叫什么名字...

  那个独行侍卫里的永宁公主。谁有她的详细资料。呃。我不是说扮演者金玟的。我是说这本书里公主的资料是哪些。谢谢

  ...是本书中的永宁,并不是历史上的永宁。。还有住的宫殿叫什么名字展开我来答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朱明王朝的皇家,有一条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规矩,即驸马须从平民或低级官吏家庭中选取,而且子弟被选中的人家,近亲中便不能再出仕为官,即使已经做着官的也得退休回家。《明世宗实录》中便记载着这样一句话:“至弘治十三年三法司遂以入问刑条例中,沿袭至今,遂为定例。以故诗礼世家、衣冠世胄,俱不愿与王家结亲,惟闾井白丁扳援宗戚,转相诱引。……覆议‘累朝以不许王亲除授京职,盖亦防闲之道宜然’……”

  原来是为了不让王公贵族及大小臣工,借皇家姻亲的身份为非作歹,危害政权。说得倒也头头是道,可是一个家族若有子弟被选为驸马或仪宾,则举族不能应举做官,而所谓的驸马仪宾也不过是做一个领干俸的虚职。这样一来,民间的世家大族、书香门第都视与皇家结亲为畏途。于是,公主及宗女们的丈夫,往往素质参差。

  《明英宗实录》中便这样记着:“……富家子弟投托各主婚官员与议婚阴阳人通同作庇,有钱求嘱或虽人物鄙猥,亦称年命相宜堪与成婚,无钱求嘱者虽人物聪俊,遂称年命相克难以成配,以此多不得人。”“各处王府选择仪宾赴京授职,多有人物鄙偎,礼貌粗陋者。……”

  陈规陋习与至上的政治利益下,她们遂成为贪官污吏和市井小民卑劣计谋的最大受害者。

  现在永宁公主要出嫁了,太监头子“掌管司礼监”冯保仿佛又听到了银子的敲击声。

  在收受了巨额贿赂之后,他居然为花容月貌、豆寇年华的永宁公主选了一个身患痨病的梁邦瑞为驸马。

  在那个年代,痨病是不治不症。梁家知道儿子命不久矣,巨大的财富不如用来买个名声地位。于是舍出家底,买通了冯保等人,硬是将这个病鬼塞给了公主,如愿以偿地当上了皇亲。

  对于年青的皇帝万历来说,他从小就对喜欢打小报告的冯保畏惧万分,冯保利用太后压制小皇帝,为所欲为。现在又将脏手伸向了永宁公主。

  在婚礼上,情绪激动又劳累过度的梁邦瑞就当众吐了血。为这桩婚事敲响了丧钟。

  明清两朝的内廷,都设有敬事房,对帝王家的私生活予以严密的管理,并为此制定了一套荒诞的管理制度。敬事房里不仅有宦官,也有女官——可以想象,一类是身体残缺的废人,一类是终生幽闭后宫,连正常男人都看不到的老处女,他们的心理变态会到何等程度。这两类人怎么看得惯别人正当的情欲呢?因此他们常串通一气,在后宫作恶。

  皇室的家规里还有这么一条:公主下嫁后,必须派一位这类老女官给她,全权管理公主的大小事务。而名义上已经出嫁的公主,实际上只在公主府里度过大婚的一夜,便要搬回后宫专设的殿宇居住,空荡荡的公主府里便只住着驸马一人,如果公主与驸马要见面谈情的话,驸马必须赶进宫去与她见面。

  然而,这样的老女官,最看不惯的,当然就是公主与驸马之间卿卿我我的场面。因此,假如驸马想要入宫去与公主相会,享受夫妻之情的话,势必要遭到这个“管家婆”老女官的百般刁难。公主与驸马如果不拿出大堆真金白银出来行贿的话,根本就过不了她们的关,见不到自己的丈夫(妻子)。

  管家婆早已知道太监头子冯保在这桩婚事上,大捞了一笔银子,自然胃口大开,对梁邦瑞所送的例行金银不看在眼里,满心希望在这位病驸马身上发财致富。

  管家婆恼羞成怒,干脆喊来太监,将这位驸马爷一顿好打,然后拖出宫门,扔在大街上。

  原以为人逢喜事精神爽,也许与皇家联姻,能疗疾愈病的梁邦瑞万万没有想到,做上了驸马,会是这样的遭遇。本就病体支离的他气得浑身发抖,当街便大口大口地吐起了血。

  可怜的永宁公主,在这短暂的一个月婚姻里,根本就没有和自己的驸马有过夫妻之实,当然更谈不上孕育儿女。

  而倡导贞节的朱明王朝,后妃都要为帝王殉葬,上好则下效,民间更因此贞女烈妇层出不穷。高贵的公主流着皇帝的血脉,虽然不用为臣子驸马殉节,但是也没有再嫁的可能。

  二十年中,她唯一的安慰,就是一手制造她人生悲剧的“大伴”冯保,在猖狂了十余年之后,被终于成年掌权的神宗皇帝发配到南京,去看守孝陵,不久自尽。

  可怜她连自己的丈夫是什么样子都没有看清楚过,假如死后真有灵魂,她都找不到自己的驸马梁邦瑞的魂魄。

  在永宁公主辞世后不久,神宗自己的女儿也到了女大当婚的年纪,依宫规都在婚后返回宫城居住。

  有一位公主曾经召唤自己的驸马入宫会面。当驸马来到时,“管家婆”正在别处饮酒找乐子,没能及时赶回来收取“过路费”,等到老太婆喝得醉熏熏地闻讯赶来时,早已等得不耐烦的驸马已径自入宫与妻子会面了。管家婆大怒,居然借着酒劲直冲进公主寝宫,向正在浓情蜜意中的公主驸马破口大骂,还召来宦官将驸马赶出了宫。

  公主又羞又气,天亮以后便去找母亲诉苦。谁知管家婆早已向皇后告了黑白颠倒的一状,将公主说得十分不堪。

  万历长年冷落正宫皇后,这位皇后终生没有生育,而且深陷在宠妃妒忌的漩涡里。这场黑状自然告得很是地方。

  驸马闻讯,想入宫去为妻子辩解,却被管家婆的太监假夫带人堵住,打得头破血流。

  此事是如此处理的:管家女官失职换人(换汤不换药的玩艺,有啥用呢)、打人的太监毫厘无伤,公主驸马倒因违反宫规,被罚三个月不得会面。